昱蓉

修川夫夫相性一百问

修川夫夫相性一百问


大背景基本以电影为主,但靳一川没死,一般丁修叫师弟或丁显,沈炼叫三弟或一川。丁修也没杀那个大夫。靳一川因为经历了生死,丁修又为其报仇,然后俩人就和好啦。假定采访的时候,靳一川已有人妻属性。


1请问您的名字?

修:[挑眉]听好了,你爷爷行不改姓、坐不更名,丁修

川:[看一眼丁修]丁显


2 年龄是?[电影里没有……暂定]

修:27,认识他的时候,我才12

川:22


3 性别是?

修:[瞪眼](昱:……我懂,男,看向靳一川)

川:[丁修瞪过来](昱:……我懂,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修:开朗?随和?好养活?(昱:???……你确定你对自己的认知准确???)

川:???

川:咳,我是有情有义(昱:点头)


5 对方的性格?

修:别扭,偶尔乖巧

川:邪性,流氓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假定的]

修:郑家坡,我和师傅采药回来时看到的,一个小孩躺在乱葬岗,奄奄一息,后面我师傅和我把他救回去的

川:丁家村,醒来就看到师兄在喂我药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修:第一印象啊,病秧子,但挺乖巧的,哪成想后来见我就杀

川:[不理会]流里流气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修:哪一点?还分的清吗?全部!

川:[淡定]好像没有,讨厌的倒不少

修:[急]唉唉,我对你怎样你不知道哇

川:[冷笑]有事没事找我要钱?!

修:[气急]我那不是,我那不是……想见你嘛[焉]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修:一见我就动手,哎呀你不知道追他老费力了,亏得我命大

川:……有事没事就来骚扰我

修:[流氓笑]

川:[假装没看见]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修:相性?什么鬼?

 (昱:性格相合的意思)

修:哦,挺相合的啊,你说,我俩哪不相合?!

川:不相合!

修:[讨好]师弟……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修:嘿嘿,当然是叫媳……

川:[又脆又快]师兄!

修:啊,啊,……师弟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修:[偷瞄一眼师弟]啊,叫师兄挺好的

川:师弟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修:小鹿?我跟你说,师弟乖巧起来那真是,啧啧

川:[假装淡定]狼吧,野性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修:礼物?还有送礼物这种说法?我把我自己送给他!

川:[气]不要!

修:[凑过去,摸腰,压低声,坏笑]你真不要?

川:[一阵咳嗽,瞪眼]手拿开!

修:[悻悻然收手]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修:要他!

川:……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修:不满的……没有,满意

(昱:不会吧?有的吧?不敢说?)

修:[使眼色]

川:很好,没什么不满意的


17 您的毛病是?

修:[瞪眼]我有毛病吗?(昱:怂……没有没有)

川:心软


18 对方的毛病是?

修:[眯眼笑]没毛病,特别好

川:[斜眼]一身的毛病,自私、浪荡、赖皮

修:[乖巧笑]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修:[脸色暗淡、生气]一声不吭就走了,给我一顿好找,差点儿以为找不着了,结果,他倒好,还认了大哥、二哥

川:[握着丁修的手,安抚]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修:这什么破问题,这不跟上一题一样么

川:……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修:文雅点的说法,双宿双飞?

川:[扶额、叹气、装淡定]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假定的]

修:约会?15岁那年约他偷偷出去逛庙会算吧?(昱:算!这么早啊)

川:嗯,那一次很开心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修:特开心,他跟着我出来,庙会什么样的都忘了,就顾着看他了,他比庙会好看

川:[脸红]热闹、好多新奇玩意儿

(昱:那时候真纯^^)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修:就拉手啊,特别想搂腰,但那时候没敢

川:嗯,拉手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修:一开始算是丁家村西面的那棵歪脖树,后来师傅死了,散了,就走哪算哪了

川:是的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修:师傅还在那会儿,每年他过生日我都会给他买好吃的,偷着买

川:嗯

(昱:师兄这不对你挺好的吗?)

川:[变色]谁知道他那时候就怀着什么心!

修:[心虚笑]嘿嘿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修:好像……没表白过?用得着表白吗,这么明显

川:咳咳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修:一天见不着,就难受

川:[叹气]事实上,我好像可以为他去死?

修:[紧握住手]显儿,别这样了好吗,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心有多痛

川:[朝丁修靠了靠]

修:[暗喜、受用]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修:这还用得着问吗?!!!

川:[点头]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修:“师兄,我难受”,他一说,我就慌

川:耍流氓什么的(昱:偷笑,我们理解)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修:我经常有这种担心,恨不得把他锁起来,但他这身功夫,也锁不住,只有缠着了

川:[嫌弃]赶紧变心

修:[委屈脸]师弟你怎么能这样

川:[假装看不见]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修:不原谅,还能咋的,看他对那张姑娘那样,气都快气死了

川:会吧,好像我和他,谁都没法真的离开过谁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修:着急,我们这种刀口舔血的人,特别担心出意外

川:是的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修:[想的出神]

川:[尴尬]

(昱:都不说话是咋回事啊?)

修:都、都、都性感

川:[脸微红]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修:他看着我的时候我都心跳加速

川: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昱:我们懂了……)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修: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川:他真的对我好的时候


39 曾经吵架么?

修:吵架?一般不吵,直接动手,有段时间他见我就杀,杀气忒重了

川:[低头]谁让你老来找我要钱?

修:我不是要钱,我是要人,谁让你成天大哥二哥的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修:好好的做什么锦衣卫,浪荡自由不好么,想不通

川:不想做流寇


41 之后如何和好?

修:他为我挡了两枪,我为他报了仇。可吓死我了,差点以为他活不过来了。

川:嗯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修:希望啊

川:不希望

修:[委屈脸]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修:看着我,很乖巧的时候

川:天天缠着我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修:睡他

川:[淡定脸]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修:不让我睡

川:[扶额、默念淡定淡定]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修:花?这什么娘们唧唧的问题?

(昱:我错了,过)

川:[点头]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修:没有,他不可能有

川:[瞪眼]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修:我?自卑感?你开玩笑呢?

川:没有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修:[得意]公开了,沈炼他们都知道了

川:嗯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修:能,只希望我俩都能好好活着

川:[点头]


写得很废柴,凑合看吧,希望感觉不会太OOC……

后50问,很快发…… 


一个合理的脑洞,哈哈,强行合理

师兄大概比师弟大四五岁。丁修喜欢丁显。喜欢到天生流里流气的性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说白了就是想睡师弟。而且师兄武力值了得,强上也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大概在师弟十五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就被师兄诱奸了。师弟在都不明白自己是直是弯的年纪就被师兄XXOO了。

之后,师兄上了瘾,过一阵就要和师弟嘿嘿嘿。
在丁氏一门,丁修老缠着丁显大家已是心照不宣。虽然正直的大家都没往嘿嘿嘿这个方向去想。

渐渐长大的师弟意识到正常的性爱应该是发生在男女之间。他和师兄这种,不正常。而且师弟常年被压,越想越不对,想要去追求正常的男女之情。加上后来,丁白缨被杀,丁氏一门散了。剩下的所谓丁门余孽天天被朝廷追杀。丁显本身有病,一路上又是被追杀,又是被操,又是发病,有点扛不住了。所以在某天嘿嘿嘿之后,看着丁修睡熟了,丁显勉强撑起精神跑了。一路上杀了一个锦衣卫,变成靳一川。

靳一川一向乖巧可爱,惹人怜爱,又带病,不多久就被卢剑星沈炼拉去罩着了。从被追杀,变成追杀。摆脱师兄。靳一川的精神和肉体压力都要松了不少。这一段时间,给丁修好一顿找。越找越来气。

所以当再次找到丁显时,丁修的流氓本性藏不住了。天天缠着要钱。要钱的时候如果时机不错,就顺势拉倒僻静处强上。师弟气不过,决定弃弯从直。所以一见到师兄下意识的就反抗。

后来看病遇到张嫣。确实有些心动。不同于面对丁修时。想着就此顺势直了吧。无奈师兄天天来缠,和张嫣的感情发展始终断断续续,无法发展到底。此期间,丁修强上师弟的次数越来越少,强上难度系数越来越大。丁修越发烦躁,有时是真的起了杀心,但怎么舍得,无非是和师弟对打,揍他几次。

丁修靳一川之间的杀气越来越大。连赵靖忠这种老狐狸都看不懂了。雇了丁修去杀靳一川。丁修赶到医馆,老医生已经被杀。杀手杀完老医生,正欲强X张嫣,被丁修结果了。此时,靳一川到,就看到丁修抱着衣衫不整的张嫣出来。

丁修谎称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激怒师弟。两人开打。关键时刻,师弟推开师兄,中了两枪。丁修杀了放枪的人。去报仇。

大概tbc

关于师兄爱师弟的十个证据#修川#

关于师兄爱师弟的十个证据

(心眼都用在师弟身上的浪荡钙……这个评价精辟)


1.一出场的就是卖屁股。师兄垂涎师弟的屁股已久啊。

2.和师弟打的时候,师兄的梅莺要么不出鞘,要么就是用刀背或是刀柄打。所以,这不是真打,是调戏。

3.师兄的出场几乎都是找师弟要钱。这就像是淘气的小男生总爱抓喜欢的小女生的辫子惹对方不高兴一样。都是为了增加对方给自己的印象。好印象不行,那就坏印象,总好过没印象。所以,师兄三不五时的来骚扰师弟,就是为了让师弟无法忽视他。

4.师兄一脸流氓地痞的模样实在是钙到不行。

5.师兄对赵公公说,杀一川得加钱,这中间是有犹豫的,说明并不想接这单case,但又想想自己接总好过别人接。这简直就是爱的表达了。师兄爱师弟,爱得既隐晦又明显。自己去杀师弟,师弟不会死,还多了个调戏骚扰师弟的理由。但如果赵公公雇了别人去杀师弟,就不太好讲了。

6.张嫣父亲死那里。私以为不是丁修杀的。张嫣父亲应该是被另一拨人杀的,丁修赶到时已经死了。但是为了让靳一川和他打起来,就假装这一切是他做的。毕竟就算装装样子,也是要和师弟打一打的,好像是要去杀师弟一样。而且,丁修这人,嘴里没几句真话,看他骗赵公公说笛子是自己的家传笛子就知道。

7.看到别的大大发现的细节。靳一川死后。沈炼赶到时,旁边多了两颗人头和一壶酒。两颗人头应该是那两个火枪手的。一壶酒就是丁修的啊。

8.靳一川死后丁修立马就去报仇。是有多爱。丁修这么个亦正亦邪的人,从不站队,哪有那么多的侠肝义胆,就是为了报仇。靳一川就是他唯一的队伍。

9.师弟的双燕后来被师兄放在怀里。一位大大说的到位。人,放在心里。刀,放在怀里。(但这一点在电影里貌似没有考证,只是觉得这话,真的很感慨)

10.报完仇的师兄选择去了师弟最想去的关外。(咦,好像这一点电影里没考证,是同人衍生的,有点尴尬)……还有疑问吗。师兄对师弟简直一往情深啊。无奈天生性子野。爱的表达也有些变态罢了。

11.最后有个细节的细节,似乎没被挖。就是杀完赵靖忠一伙。丁修告诉沈炼,周妙彤和张嫣都被送去了苏州。苏州是三兄弟都在世,问及沈炼出了北京城最想去哪,沈炼说苏州。这么巧合。莫非是之前靳一川跟丁修讲过?看来当了靳一川之后师弟和师兄也是不清不楚的,没有电影里那么强烈的厌恶和追躲啊。


……至于师弟对师兄的爱。最后一刻。命都可以不要。虽然一路对师兄都是嫌弃嫌弃嫌弃厌烦厌烦厌烦,但如果哪天师兄真的不找的不追了不调戏了不骚扰了,师弟怕是要怅然若失&失魂落魄了。

……所以这一对简直就是双箭头好吗。只是一个爱的扭曲,一个爱的别扭。

……非常典型的相爱相杀的一对情侣啊。

……磕到迷幻。


我们副处长,38岁,女,未婚。

身材脸蛋都很少女,就是那种38岁的年纪,但看着顶多28岁的样子。瘦瘦小小。但,她可是副处长,不是个怂角色,也不温和。性格典型的小辣椒。但很会处人,不是那种浑身长钉子讨人厌的性格。

有一天,因为党建工作的问题,她在电话里和人争执起来,吐字清晰逻辑清楚情绪激动,但,我就是觉得她萌萌的,吵架骂人的样子也好萌。我旁边的同事说,那是因为她骂的不是你。……囧

后来和闺蜜说起此事,闺蜜顿时大喜,“哈哈,原来你是个抖M”……“滚犊子,哥明明是个抖S”……


想写一个睡完就杀的渣攻的故事。#修川#

两个人在一起,是信仰,也是牵绊。

鸡年大吉!

http://www.lofter.com/contentselection/1351100

新年快乐!

2017

还是立个flag吧。虽然flag都是用来打脸的。
希望2017年我的关键词是读和写。
嗯,算起来,2016年我的关键词是装修。
就这样。